当前位置:炮文屋>书库>其他类型>炎君番外【仙侠】> 番外 我喜欢你(1)

番外 我喜欢你(1)

  英招上神大婚,娶的是西海龙宫的二公主。
  新郎新娘神阶都不低,前去道喜的大仙小神数量自然也不可小觑。炎君接了喜帖便带著长琴去凑热闹。
  只是炎君万万没想到,她的位子是被排在伴郎桌的,周围坐的都是五大三粗的武将。她倒不觉有什麽,都是相熟的同僚,只是长琴死活要拉她去伴娘桌。她略微有些囧,只好向英招求助。
  英招说:“我与你家炎君生死之交,性别的什麽都是浮云!”
  “你家炎君”说得长琴心里很舒坦,便再无二话。
  新郎去敬酒,伴郎要帮忙喝。只是大家都是神仙,平时也没什麽爱好,就小酌几杯,一不小心酒量都练得不错。一桌伴郎全倒了,剩了炎君一枝独秀。
  炎君硬著头皮也上,三两坛下肚,神智已经不清了,开始到处追酒喝。长琴端著一张冷脸,把她揪回了榣山。
  路上,炎君又对著长琴吐了两次。
  长琴跌跌撞撞地把炎君掺进屋里,安置到床上,又扒了两人被秽物弄脏的外衫,一边烧水,一边端了盆子去外面洗衣服。
  他衣服洗了一半,见炎君冲出来,捂著肚子又是一阵猛吐,看得他都想吐了。她吐完,软手软脚地就往地上倒。他忙著去接她,连盆子都踢翻了。
  再将她安置好,水也开了。他舀了两勺蜂蜜,掺了点冷水,尝尝味道觉得不够甜,又加了两勺。他扶起炎君,端著碗凑到她嘴边。
  炎君倒是喝得很干脆,喝完还打了个嗝。长琴拿了碗要放一边,那碗却纹丝不动。她一把抢过碗摔在地上,大吼一声:“喝!再来!”
  长琴暗自腹诽:酒量不怎麽样,作风怎的这般爽快?
  她勾著他的脖子不放手,力气又大。他奋力挣脱不成反被她压在床上,她双颊酡红,像是上了层浅浅的胭脂,红唇微撅,明眸皓齿,虽依旧明豔不可方物,但平日里的英姿飒爽全变成了娇憨──他不曾见过她这般模样。
  她中衣的襟口开得并不大,但从长琴的角度只消眼睛往下一瞟就可以清楚地看见里面杏色亵衣。他脸上有些烧,不自在地转了头:“我要去洗衣服……”
  还没讲完,她就轰然倒在他身上,还吧唧了几下嘴。他无奈地想把她推到一边去,手一抬便不动了──他的手正好托著她胸部一边的隆起。
  心如擂鼓。
  长琴从不知道心跳声也可以这麽响。细长的手指轻颤著微微收拢,揉了两下,继续收拢一些,又揉两下。
  他试探性地叫了一声:“炎君。”
  她猫似地蹭了蹭,嘴里哼哼唧唧的。
  长琴正值血气方刚的年纪,自渎的事不是没做过,做那事时必想着炎君才成。他从来不觉得幻想炎君这事有什麽难以接受的,于是毫无心理负担地把手从她上衣下摆伸进去,直接将隆起的乳房握在手中。绵软又带著弹性的陌生触感让他的呼吸渐渐急促起来,她呼出的热气撩拨著他的自制力。
  摸都摸了,看看也无妨。
  他才脱了炎君的中衣,便有些移不开眼。她的皮肤是蜜色的,手臂总是被太阳晒所以颜色更深一些,肌理分明,没有一丝赘肉。杏色的肚兜包著她即使平躺依然高高耸立的乳房,丝绸面料上两点凸起清晰可辨。
  手心微汗,他解了她的系绳。拿掉肚兜的时候,他的下身几乎立刻就起了反应。他紧盯著她樱色乳蕾,缓缓低下头去,伸舌舔了舔。
  竟然……舔到了……
  长琴脑袋一片空白,晕晕乎乎地握著两乳根部往中间挤。乳沟深邃,他把脸贴上去,小巧精致的乳蕾近在眼前。他伸舌去舔,反复逗弄,双手忙著扯落她的裤子。
  舌尖时而绕著整个乳晕打转,时而顶住乳头向内压。唾液滴落在乳蕾上,被舌尖涂抹遍整个乳晕。乳蕾受了刺激,硬实起来,色泽也变得鲜红。
  他终於把乳蕾含入嘴里,啧啧用力吮吸著。直到确定真的不能从乳头里吸出什麽来之後,他才把乳尖放开,换另一边吮吻。原本小巧的乳蕾被吸得又红又肿,像枚刚摘下来的樱果。他用食指点住挺立肿胀的乳蕾,用力按在乳肉上搓弄,其余四指扣住她的乳房,随意揉捏,大片乳肉从他指缝中漏出。
  欲物早就在裤子里膨胀到极点,体内高涨的欲火让长琴不由自主地把另外一只手伸进裤子里,用力握住欲物,手指激烈摩擦著前端,黏稠的液体就不断从小孔中渗出来。熟悉的战栗感让他的眼睛渐渐湿润,吐息也灼热起来。
  不知哪里出来个声音,鼓噪他对她做更下流的事。那声音仿佛在他耳朵里生了根,不断重复,越来越响。
  他根本不能再思考,顺从了那声音,受了蛊惑一般,脱了裤子,跨跪在她胸口,慢慢放低身体,小心地不坐到她身上。
  只是勃起的分身与她乳房不经意的接触,也能让他膝盖发软。他的腰部不由自主地前後动起来,让肉棒跟乳肉摩擦更多一些。前端吐出的黏稠体液滴落在她胸上,他握著肉棒用前端将液体涂抹开。
  她的乳蕾被龟头摩擦著,滑腻的感觉让长琴发出阵阵喘息:“怎麽会这麽舒服……哈……”他捧著她的双峰,将自己的欲物插入乳房间深邃的沟壑中,看著前端慢慢从她双乳间伸出。
  “唔──”白浊的液体从铃口射出,在空气中划过一道弧线,落在炎君的脸上跟胸脯上。他就这麽将肉棒插在她双乳之间,射精了。
  长琴眼睛有些发红,咬住下唇,断断续续地射著,将更多的精液射在她身上,口中含糊地叫著炎君的名字:“炎君……哈──炎……”直到将分身中的体液都被他挤出来之後,长琴才发现炎君红润的嘴唇上也沾染了他的精液。
  炎君毫无所觉地闭著眼睛,咂了咂嘴。长琴眼睁睁看著她将嘴唇上的精液舔了进去,喉头微动,似乎是吞下去了。
  才释放过一次的分身尚未完全软化,立刻又昂扬挺立起来。
  他弓著身体,低下头去小心翼翼地亲吻她,也顺带尝到了自己的味道──一股说不上来的味道。
  两个人的嘴唇只是重叠著。
  “炎君,我喜欢你……”他轻声说道。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