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67章岁末岁首

  孔灵没有别的要求,也没有别的什么愿望!
  虽然他这位不靠谱的爹的确很不靠谱!
  从小也没有教他太多,他小时候也吃了不少苦,别的父亲都能够训练孩子,让孩子少走弯路。
  而乞对孔灵完全是放养式的,完全不管,整天研究怎么埋人。
  为此孔灵没少在村里,城池大比之中吃亏,毕竟修炼都没有人指导。
  后来,孔灵凭借自己的天赋,一点一滴的往前走,虽然走了不少弯路,但是他还是终于展露头角,开始进入帝道一族高层的眼中了。
  如今的他可威风了,是帝道一族公认的第一天才,也是帝道一族准备隐藏的接班人。
  他在外面那么威风,结果在这臭老头面前,苦口婆心半天了,这老头愣是油盐不进!
  他不过才一千岁而已,如今已经是准王了,就这还是因为他学了别的东西耽误了导致的。
  他如果以后执掌帝道一族,他爹那就是最受人尊敬的人了。
  他真不明白,这老头还要折腾个什么劲?
  无上功法?地位?名誉?
  这些他都可以带给他爹,他就不明白了,他爹还折腾个啥呢?
  但是乞继续撅着屁股刨着坑,压根不打算走。
  而孔灵也着急,他不能离开太久,帝道一族这边随时会对黄金人族那边,从另外一个方向进攻,到时候他必须在场!
  所以孔灵才会有些不耐烦和着急。
  “走,回去弄点吃的给你!”乞挖好一个土坑后开口道。
  “什么意思?”孔灵实在有点不耐烦了。
  “岁末与岁首交替了,这在后世啊,是个节日!”乞拍了拍双手,让泥土掉落。
  “你怎么知道的?”孔灵又疑惑道。
  “我算到的啊。”乞伸出手,希望孔灵把他从坑里拉出来。
  “那你算到我会成为帝道一族的天才吗?”孔灵反问道。
  “那没有。”乞摇摇头。
  “走吧,我给你做一桌好吃的,我们一起吃个饭。”乞走向了村里,他们那已经破旧的老屋子。
  其实在外面,孔灵已经有了自己的宫殿和道场了,很大,很奢华,住起来很舒服。
  他不怎么喜欢村里的老旧屋子,这屋子他小时候老是漏雨,一到下雨天屋里老是湿哒哒的。
  关键乞还有点懒,不怎么修理屋子,屋子内也乱七八糟的,没个收拾。
  每次去一些别的同龄人道场和府邸以及福地,孔灵就羡慕的不得了。
  他小时候抱怨过他父亲,其他人都努力修炼,获得更好的修炼资源,就他爹,懒散不说,还不努力,整天研究那算卦什么的,有什么用啊?
  不过稍微懂事后,孔灵就自己开始努力了,那是大概他十几岁的时候吧,他就开始自己出去修炼,想办法提高自己了。
  如今,他拥有非常奢华的宫殿,拥有着曾经羡慕的一切环境。
  结果,他几次准备接他爹乞去那福地,道场居住,他爹就跟长了虱子一样,老是坐立不安,呆不了几天就又回这破屋子来了。
  这里灵气稀薄,气运贫瘠,大道不显,穷山恶水的,也不知道有啥好?
  孔灵无奈的跟在乞的身后,回到了小时候他要逃离的这个屋子,屋子比以前更旧了。
  一进门,还是那熟悉的气味和熟悉的一切,孔灵记得他小时候老是喜欢靠在屋里那根破柱子上打坐,一遍遍练习内关!
  “你坐啊,我去给你弄几个菜。”乞开口道。
  “可是我很久都不吃东西了。”孔灵蹙眉道,他早就辟谷了。
  “今天得吃啊,后世的人们对于今天很看重的,会很热闹的,岁末与岁首交替。”乞重复道。
  “我记得我站在那个地方,你是不是吼过我?”
  “还有那个地方,你打过我,下手可狠了。”孔灵指着一个个地方,一个个熟悉的记忆尘封起来了。
  “我也没有养过娃,你是第一个,我也不知道怎么养娃!”乞一边拿出一些背篓内的野菜,一边开口道。
  “那你爹呢?”
  “他死的早,我还不懂事的时候,他就死了!”乞开口道。
  “哦,明白了,怪不得你没个爹样!”孔灵又开口道。
  “那你爹姓什么呢?”
  “姓孔?”孔灵问道。
  “不是,大概,好像姓后!”乞回答道。
  后?
  这老头糊涂了不成?
  “你去帮老祖做什么?”孔灵觉得他神叨叨的,但是他还是问了。
  “要出大事了,我的作用很大。”乞拿起菜刀开始切菜了。
  “你是不是没睡醒,我都不敢去说帮老祖,你拿什么去帮老祖?”
  “老头,我一会儿可能真要走了,你先跟我走,回头咱再说好么?”孔灵又开口道。
  “不急,你得吃完饭才能走。”乞又开口道。
  “老头,你知道我现在什么身份,什么地位吗?”孔灵问道。
  “我知道,但是这顿饭,你真得吃!”乞慢条斯理的。
  “唉,我摊上你这么个爹,下次别做我爹了,太累了,我还得来哄你!”孔灵抱怨道,然后坐在那里发呆。
  他看着四周的屋子,不断想起小时候的记忆。
  他多久没有回来了?
  大概五百年吧!
  要不是这一次,知道这里撤离,他爹没有撤离,他亲自回来接,大概,他还不会回来吧!
  很快,乞就将一大锅菜全部倒进了吊锅里。
  这是一锅大乱炖,而乞和孔灵围着火堆,围着吊锅。
  这也是孔灵不想吃饭的原因,因为他爹从小就是这么给他弄吃的。
  没有什么山珍海味,只有这一锅乱炖!
  孔灵自己都会很多菜的做法,那都是逼出来的。
  他能够活下来,真的就是证明了生命力的顽强,他爹就是他活下来的最大阻碍。
  因为据说小时候,他爹喂他吃的,忘记烫了,烫的他嘴皮成了香肠嘴!
  孔灵的思绪又被拉远了!
  “阿灵,你能够让外面下点雪吗?”
  “下雪做什么?”孔灵疑惑道。
  “据说下雪吃这个更有那个岁末岁首交替的样子!”乞眼巴巴的看着孔灵!
  “老头,你连个下雪都搞不定,你还想去帮老祖?”
  “你拿什么帮,拿命么?”孔灵虽然不耐烦,但还是一挥手,破旧的窗外开始飘雪了!第一片雪从高空落下!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