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炮文屋>书库>都市生活>更祝明朝 古言 先婚后爱> “那就尿出来”h

“那就尿出来”h

  “不要了……要尿了……”长吟脸挨着窗子边缘,一出声可能就会传到窗外,但敏感的小豆子被玩得一碰就颤,又痒又麻地往小穴里钻,她被身后顶弄得快窒息,乳尖晃在衣袍里,刺激得更硬了,像两粒汁水饱满的小樱桃。阴蒂被揉出一股想尿的冲动,她忍不住用力去夹,憋住濒临尿失禁的感觉。
  此刻,长吟只想赶紧结束这场情事,尚在思索哄骗的法子,却被人突然从身后一把腾空抱起。
  她本就骨架娇小,被璟王举着双腿抱在怀里,唯一的支撑点就是他硬挺的阴茎,直直地串在她体内。
  在半空中的失重感,惊得小穴极速收缩,却将他吸得越来越深,平坦的小腹都被顶到微微凸起。
  是以,长吟被吓得梨花带雨,娇怯求饶:“萧谨晏,这是马车上…真的不能…”
  璟王低头贴在她耳畔,轻声:“我知道,乖乖,尿出来好么,嗯?”
  他说话字正腔圆,音色动听,是温温润润的公子音,听起来很有礼貌和修养。
  可这会儿偏偏与她咬耳朵,说着这样的下流话,末尾的“嗯”字腔调上扬,温柔又轻佻,听得长吟心都酥了,穴中绞得更紧。
  璟王感受花心的吞咬,低笑几声,不再多话。
  他们下身紧密贴合,严丝合缝地嵌着,上身唇齿相依地缠吻。再也找不到比这更亲密的姿势,亲密得仿佛会爱她很久很久。
  穴口被撑得发薄,红肿的媚肉外翻,璟王看得眼热,将阳物抽出、捣入,一下一下嵌地越来越深,灵活的龟头直往肉穴深处钻磨。
  长吟神智都昏昏了,只知被他控着身子,讨好地吸吮凶悍的入侵者。
  忽然,她的身子抖得像筛子,甬道极致地吸咬,一波波快感随着他的频率撞上来,长吟心悸得只能听见震耳欲聋的心跳,阴道在身体的抽搐中紧咬肉棒,绞得瑾王不得不停下冲刺和吻,一股热流从她体内淌出来,悉数浇在肿胀的柱身。
  他被咬得腰眼发麻,揉着身下圆润的臀,失控地往里撞,撞得长吟眼前一片白雾,浑身只剩下阴道里的酥麻,几乎要昏死过去,隐隐感觉如铁的肉棒在体内跳了跳,抽插的频率越来越慢,力度却越来越重的能凿穿她。
  璟王使力抽送上百下,抵着痉挛的宫壁,射了她满腹白浊。
  “乖乖,我的好乖乖,实在是你太可爱我忍不住,不要恼我。”
  小穴中还在一股股射着,瑾王俯过去接上刚才的吻,声音含糊不清地溢出。
  灼人的吻和灼人的精液一同落在长吟身上,想不起来他是从何时开始喊“乖乖”,只是每喊一声,长吟的心都像被提起来,被他带着悬上万里高空。
  这种感觉…若不是地点不对,还真的…
  不错。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