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巨大的疑团

  公寓内,米黄色的软装温馨舒适,木制的家具不多也简单实用。
  我和易遇的东西都不多,收拾整理起来也很快速。
  原本用作书房的房间不大,仅够放置一张单人床,有些狭小。
  我们将书桌从屋内搬了出来,放置在客厅主要的位置。
  这里成了我们未来一起办公学习的地方。
  很快,门口的拖鞋多了一双,卫生间的台面上放好了两套洗漱用品。
  书桌上两人的资料相对摆放的整整齐齐,衣柜内除了我的衣裙,还多了他的衬衫。
  一切都逐渐丰富了起来。
  这时,我对“收养易遇”这一举动才突然间有了实感。
  接下来一段时间里,这个命途多舛的少年将和我共同生活在一起,朝夕相处。
  不知道我的出现,能否将未来十年后的世界线改写。
  让深陷痛苦中的易遇,过得快乐一些。
  就这样我们开启了平淡却温馨的同居生活。
  这里的生活水平虽然远不能和之前相比,但易遇却没有什么抱怨和不满。
  他反而对我这个姑姑接受良好。不仅如此他还很快学会了料理家务以及烹饪。
  无论做什么,都学的又快又好。
  如果学校放学比较早,他就会回家做好饭等我。
  如果有突发事件或消息,报社往往会加班到比较晚。
  回到家里看到有热着的饭菜,有人在等时的感觉确实很好。
  现在看来,收养易遇之后,生活变得比较幸福的反而是我。
  就这样,生活逐渐按部就班的进行着。
  直到我查到一些“爱莎医院”的可疑之处。
  夜晚,我和易遇正对坐在书桌上工作学习。
  这是我们这段时间下来养成的默契。
  不管对方是否在忙,我们都会在这里坐一会儿,或学习或看书,直到另一方结束工作。
  我正在电脑前快速浏览者一个论坛。
  显示器的灯光扑在脸上,照出我格外认真的神色。
  论坛上有一条帖子吸引了我的注意。
  “绳结总在细处断,可怜孩子icu猝死,两天后父母离奇身亡...”
  这看似是一场不幸的悲惨故事,但我却敏锐注意到,孩子猝死的医院正是爱莎医院。
  据论坛贴主爆料,这家的孩子是一位年仅十五的女孩,原本健康活泼,却突生大病。
  一周内就住进了爱莎医院的重症病房。
  为保病人的修养,院方禁止家属探视。留给女孩父母的只有高昂的手术费和冗长的检查清单。
  谁知住院一个月后病情急转直下,于上周五直接告知家属,女孩于icu抢救无效死亡。
  病人父母悲痛欲绝,想上医院看孩子最后一眼又被拒之门外。
  院方单方面解释为,已被家属带走,并拿出了签字确认单。
  但父母拒不承认,并想讨要个说法。无果后,被以“医闹”的名义轰出爱莎医院。
  本以为后续家属会继续向医院问责,没想到却在两日后死在家中,死因“一氧化碳”中毒。
  警方给出的结论是“自杀”。
  随后案件不了了之。
  身体如坠冰窖,巨大的疑团笼罩心间。
  为什么原本健康的孩子突然生了这么严重的病,却不能探视?
  为什么医院说遗体已经被家属接走,家属却否认了?
  为什么女孩父母还没有找回孩子的遗体就自杀了?他们真的是自杀么?
  一个又一个的疑问判据,我理不清头绪。
  这一切的一切全都是爱莎医院的一面之词,所以女孩进入医院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遇到难题了?”
  见我一直愁眉紧锁,对面的易遇忍不住轻声询问。
  我点点头,视线暂时离开了电脑。
  “一个案子,有些棘手。”
  由于掌握的线索不多且犹如乱麻,我没有将案件细节和易遇细说。
  “作业做完了?”我问他。
  “还没。吃点水果休息一下吧。”
  易遇弯起好看的唇,蓬松的短发晃了晃,像只在撒娇的大狗狗。
  我笑着接过他递来的切得整齐的水果,低头继续在网上翻找着蛛丝马迹。
  客厅被昏黄的灯光渲染的一片静谧。
  我时而蹙眉,时而沉思,认真的神色全都被对面的易遇看在眼里。
  他托腮看得专注,不放我我任何一个细微表情。
  嘴唇不由得翘起一个好看的弧度,仿佛能呆在这里就已经心满意足。
  其实易遇的作业早就做完,只是他还不想离开。
  不想回到独自一人的房间。
  不想离开这束把他从泥泞中拯救出来的光。
  -------------
  宝贝们都放假了么?
  求个收藏
  放假慢慢看哟~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